您好,欢迎光临本店! [登录] [免费注册]  

所有分类

品牌专卖全部品牌

资讯中心
用户评论
© 2005-2016 现在多用收割机收麦退隐的镰刀是否会回忆横扫麦阵的豪情快意收割机收走了麦粒也将麦秆粉碎埋进翻开的土里。人们取走了果实留下了供养果实的躯体人类对自然的索取越来越直接。站在麦田前我很想握一顶草帽一手以帽为扇借风取凉一手搭凉棚眺望天地交际之处刚刚升起的朵朵白云。现在还会有人编一顶草帽将田野的清香顶在头上吗随着被粉碎的麦秆儿埋进土里草帽也随风而逝了。随风而逝的还有夏日村头的大槐树下房前屋后的阴凉里少妇少女们聚众说笑手拈麦秆儿编麦辫儿炫巧手的景象。   多少年后年龄和经历带着我离土地越走越远再不能随意站在白杨树下眺望辽远的麦地尽头的云卷云舒,倾听一波接一波麦浪的隐语但它们依然会在相同的季节在某一天不经意的时刻,走进我的思想让我怦然心动冥想远方在记忆里回味浓郁的麦香和沉甸甸的金黄。也许麦子是很多人疗慰乡愁的良药。玉一样的米玉米缓缓念出这两个字的时候嘴唇先微微簇起复又平展开去像轻轻亲吻一件爱物。中国北方的七八月间麦收之后不久田野里玉米秧破土出苗,几天工夫原来黄色的大地又换上绿油油的大氅。九月玉米高粱等站成的漫漫青纱,葱郁昂扬如林似海。 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